上海11选5计划网-上海11选5-柞水新闻网
点击关闭

霁翔故宫-单霁翔在故宫待了足足7年-柞水新闻网

  • 时间:

爱立信被罚74亿元

單霽翔說,「我趕快承認錯誤,表示我們要好好『辦運動會』」。故宮當天連夜做了20個牌子,1000個胸牌,第二天在廣場上把牌子立起來:第一組、第二組、第三組……分組入場看展覽。這個架勢,確實像運動員開幕式。

最著名的段子之一,是石渠寶笈特展上的「運動會」。

早在12年前,單霽翔就曾寫道:一座城市中現存的文化遺產往往可以構成一部物化了的城市發展史,是城市燦爛文化的稀世物證和重要載體,也是市民與遙遠祖先聯繫、溝通的唯一物質渠道。

單霽翔對此表示贊同。他曾遇見一位從西北來的老人,拿着一個現在人都不使用的行軍壺,裏面灌着開水,帶着家裡的饃,在故宮的台階上吃,「這給我很強烈的刺激」。提及此,單霽翔情緒激動,他們寧肯節衣縮食,也要到故宮看看我們的傳統文化。「所以,故宮應該要讓他看到什麼?他是會失望地走,還是有所收穫?可能他一輩子就來這裏一次。」

實際上,在單霽翔的許多「段子」中,不僅是有趣的「梗」,更能從中看到他不斷強調的「服務思維」——就是如何站在公眾立場,推動博物館更好地服務和運轉。

有時,單霽翔到了一個城市,上午給政府工作人員做培訓,下午跟市民和學生交流。他曾告訴媒體,要把這些文化遺產保護的理念告訴更多年輕人,因為他們是希望,他們是未來。

有人說,單霽翔是不是退休后利用自己的熱度「走穴」?

不完全統計,成都、西安(樓盤)、昆明(樓盤)、貴陽、廈門(樓盤)、廣州(樓盤)、深圳(樓盤)、杭州(樓盤)、寧波(樓盤)、青島(樓盤)、瀋陽、呼和浩特(樓盤),還有一些中小城市,四川(樓盤)自貢(樓盤)、福建莆田(樓盤)……從南到北、從東到西。

2015年一個秋日,故宮大門一開,遊人爭先恐後往西面展廳跑。當時單霽翔前往現場,一位老先生認出他來:「你是不是院長?你們故宮怎麼搞的?一個展覽像運動會一樣還要跑?」

其實,在擔任故宮博物院院長后,單霽翔進行了一系列大動作——啟動故宮研究院,加大修繕文物力度,拆掉違建治理環境、擴大開放,設置更多展廳,舉辦更多活動,這些動作都指向一個目標——讓更多民眾與更多文物,更好地親近。

全國最著名博物館的「掌門人」成了段子手,也正如故宮推出的乾隆賣萌系列,對上了網絡一代的「胃口」。

早在2011年,單霽翔就在《關於新時期博物館功能與職能的思考》中寫道:「在社會多樣化需求的面前,博物館應改變坐等觀眾上門、坐等財政撥款的辦館觀念,不斷拓寬視野、不斷延伸功能,從『藏品導向』轉向『社會需求導向』,從『藏品為本』轉向『以人文本』……」

法國盧浮宮館長亨利·盧瓦特曾說:「今天,博物館應該在城市生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它保存着理解世界的鑰匙。當然,前提條件是它必須有能力通過各種手段,將這些鑰匙傳遞給所有其他人。」

這種文化遺產集體傳承的觀念,一直貫穿在單霽翔的工作經歷中,也與故宮頗有緣分。

在他看來,民眾和文化遺產之間是有情感聯繫的。他一直希望,推動全民自覺文物保護意識形成。

當故宮「段子手」,遇上網絡時代的年輕人

與此同時,他進一步指出,「祖先留給我們的文化遺產並非我們獨享,我們還應該完整地將他們移交給後代,未來世代同樣有權利面對這些文化遺產」。

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記者 朱玫潔 每日經濟新聞編輯 劉艷美

單霽翔曾說,在自己到故宮之前的十年,是故宮做事最實、最多的十年,但因為沒有報道,所以人們不知道。「現在,我們每個星期至少有一次或者兩三次的媒體發佈會,我們的一舉一動,社會公眾都知道。」

實際上,2002-2012年單霽翔擔任國家文物局局長的這一時期,也是中國快速城鎮化,經濟發展與文化發展矛盾較為突出的一個階段。

年少時,連成一片的四合院中烘托出紅牆黃瓦的故宮,是單霽翔心中真正壯觀的古都形象。聊起從小居住的四合院,他說:「了解得越來越多,一草一木,一樓一閣,都與某個歷史瞬間、歷史故事對接,感情就再也無法拔出。」

2011年,隨着農民保護文物事件在全國各地接連湧現,國家文物局決定在陝西和雲南兩個村為「功臣」們立碑紀念。在「文物碑」上,單霽翔要求把表揚領導的內容全部刪除,只講農民事迹,「刻上每一位農民兄弟的名字,就是要告訴村莊的未來子孫,他們的前輩做出了值得驕傲、應該世代傳誦的事迹」。

圖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張建 攝

第一代故宮掌門人單士元,從1925年起在故宮供職長達73年,人稱「溥儀出宮、單士元進宮」。此前,常有人將兩人誤作「父子」,單霽翔曾公開澄清,「單老雖然不是我的父親,但也是對我成長產生深刻影響的長輩」。

到了晚上8點,單霽翔去看觀眾,關切大家有沒有水喝,結果「大家說茶是喝了,但是又餓了!」每次演講到這裏,台下一片笑聲。「我們趕緊拿出800多盒方便麵給觀眾。後來聽說,全世界的博物館舉辦展覽時發方便麵的,也只有北京(樓盤)故宮。」單霽翔說。

「未來世代同樣有權利面對這些文化遺產」

這是一場大型綜合會議,各國嘉賓齊聚。與絕大部分嘉賓不同,單霽翔沒有站在固定的講台背後,而是戴上「小蜜蜂」,走到舞台中間,雙手比劃着,向觀眾講述中國文物保護的歷程。

單霽翔像演說家一樣在全國多地「巡迴」。「有些是還欠賬,那時候實在分身乏術,現在趕快還上。」單霽翔這樣解釋。

他在12年前的《城市文化遺產保護與文化城市建設》中呼籲:「一座城市中現存的文化遺產往往可以構成一部物化了的城市發展史,是城市燦爛文化的稀世物證和重要載體,也是市民與遙遠祖先聯繫、溝通的唯一物質渠道。」

1997年春,時任北京文物局局長的單霽翔,組織制定了故宮筒子河保護整治方案,提出「把一個壯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給21世紀」的目標。

受到年輕人歡迎是故宮喜聞樂見的。不過,在單霽翔眼裡,自己不是「段子手」,而是「被段子手」,原因在於部分網友對他的演講斷章取義。

比起其他人「發言」,他更像是「演講」。45分鐘過後,單霽翔回到第一排的座位,靠在椅子上,急促地喝光面前的茶水。

二十余年過去,直到現在,每次單霽翔演講最後的結束語,都是同樣一句話:「把壯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給下一個600年。」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自2012年開始,單霽翔在故宮待了足足7年。據其透露,他前6年就開了近2000場講解,加起來超過2000個小時。現在,他的講座短則40、50分鐘,長則2個半小時。而講座聽眾,有的是相關領域機構工作人員,有的是綜合性會議請來的科技、商業等各界嘉賓,有的是來自海內外的學生,還有的,是關心文物的普通市民。

早在2003年,時任國家文物局局長的他,就在文化部大餐廳宴請過5位農民,並給他們一一遞煙、點煙。這五位農民來自陝西寶雞(樓盤)眉縣,此前一個多月,他們在勞作時挖到埋藏着27件西周青銅器的洞穴,隨即報告給文物部門。當時,國家文物局工作人員對媒體透露,「這是單局長第一次宴請發現國寶的農民,也是第一次送人送到樓下」。

對於故宮,從個人來說,單霽翔對它有深厚的感情,「我想把這當成家,有一種想呵護每一個角落的衝動」。

自幼對文化遺產的親密感情,某種程度上造就了單霽翔如今的職業道路。這也正是他在後來的文物工作中一直重視的。「民眾是文化遺產的創造者、使用者和守護者,是文化遺產的真正主人。」故宮7年,他曾總結,我們的付出所得到的最重要回報,就是「600年的紫禁城,成為年輕人喜歡來的公共文化場所」。

三個多月以來,他走到哪裡都是焦點。7月23日這場會議中,他一登台,呼啦一圈拿着長槍短炮的記者沖在台前,圍成一個半圓。向市民開放的講座,參与名額一天就能被搶完。

聽單霽翔演講,是件有趣的事。段子一個個往外蹦,台下爆發一陣陣掌聲,這也是當初他之所以成為「網紅」的原因。

當天下午4點,隊伍依然很長,不少人情緒激動——排了一天,今天還能不能看上展覽?單霽翔當場承諾,要等最後一位客人參觀完才閉館。「承諾的代價很慘」,單霽翔笑言,隊伍一直排到半夜。晚上,遊人問,你們故宮怎麼沒有水喝?「我們夜間從來不開放(所以沒有這個準備),我們趕快給觀眾燒了2500杯茶遞過去。」

這場展覽之外,為了解決女衛生間的長隊,解放共同等待女士的丈夫、小孩,故宮通過研究,按比男衛生間多2.6倍的比例增設了女衛生間。為了讓大家坐下來休息,故宮又增設特別設計的椅子,3500元一把。

在他眼裡,近四十年,全球博物館的工作重心都在經歷從「物」到「人」的轉變,故宮博物院也是如此——在故宮博物院成立的91年中(特別是近幾年),一直在從「故宮」轉變為「故宮博物院」的歷程中探索前行。

圖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張建 攝

「不是宣傳太多,是宣傳永遠不夠。」他曾說。在另外一場電視節目專訪中,他又表示:「我一直不會退休。」

從4月8日開始計算,單霽翔卸任故宮博物院院長已百日有餘。而演講,可能是單霽翔退休后做得最多的事情之一。

圖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張建 攝

「讓觀眾有尊嚴地觀展」,這是單霽翔常掛在嘴邊的話。

在他的理念中,對於文化遺產的保護在「自上而下」的同時,也需要充分調動民眾積極性。在《城市文化遺產保護與文化城市建設》(2007)一文中,單霽翔寫道:「這需要文化遺產保護工作者放下身段,經常與民眾進行平等的交流,積極向他們講述文化遺產的過去、今天和未來,用平民化的方式說明自身工作的意義。」

「不是宣傳太多,是宣傳永遠不夠」

今日关键词:72岁老兵万里寻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