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武派暴力-「勇武派」当时痛斥「和理非」一事无成-新闻乱播

  • 时间:

吴亦凡被激光照射

■自稱「旺角佔領區女村長」的「鳩嗚團」女常客畢慧芬亦涉襲擊環時記者案被捕。 資料圖片

雖然學生在香港連日的暴力事件中佔據相當大的比例,但「勇武派」的構成仍然顯示出魚龍混雜的特點。曾參加7月28日上環暴動的廖頌賢擁有一個常人羨慕的職業:國泰航空飛行員,如今,被稱為「暴力機師」的他已被國泰航空解僱。而「占旺女村長」畢慧芬則涉嫌於2018年11月22日,在深水埗麗閣邨麗蘭樓地下的華潤萬家生活超市內,偷竊一盒「太古」紅糖,價值7.6港元。

「勇武派」已讓反對派同伴難堪「民陣」召集人岑子傑曾聲稱「港人可以『勇武』,亦可以『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實際上,連日來「勇武派」所展露的攻擊性,不僅讓香港市民感到憤怒,其行為也讓反對派同伴感到尷尬。

另一名近日被警方控制的暴徒賴雲龍曾在13日舉着美國國旗反覆用旗桿追打躺在擔架上的付國豪,19日,賴雲龍在香港的東區裁判法院提堂,其申請保釋被拒。

據環球網報道,環球網記者付國豪13日於機場遭示威者禁錮、毆打,警方19日於青衣拘捕一名23歲姓畢女子,因其涉嫌非法禁錮及傷人,現正被扣留調查。據香港透露,該被捕女子為綽號「占旺女村長」的畢慧芬。之所以有此綽號,是因為畢慧芬曾在2016年正月初二的「旺角暴亂」中被控參與暴亂。2019年7月10日,畢慧芬到瑪嘉烈醫院索取醫生證明以參加絕食行動被拒,情緒激動下拳打女保安員臉頰,並拒絕向到場警察出示身份證,因此被控「普通襲擊罪」及「抗拒警務人員罪」。

魚龍混雜的「勇武派」7月21日晚近12點,記者從西鐵元朗站搭乘地鐵返回酒店,當時乘客很少,一名全身黑衣的「勇武派」匆忙進入車廂,並找了個人少的角落脫下黑衣,換上一件紅色t恤,除去頭盔和口罩的他瞬間變成了一個白白凈凈的「陽光少年」,從年紀和裝束來看,他很有可能是一名學生。

通過暴力行為賺酬勞,是廣泛流傳的最常見動因。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在激進示威者聚集的「連登」論壇上,曾看到一則帖子寫道:「600元出場費,會有口罩……3000元,女仔向前行,要推撞。」雖然該文真實性無法確認,但多家港媒消息稱,「黑衣人」的背景大部分為年輕人,財雄勢大的「金主」只接受熱血青年,最好有學生身份,「金主」會支付前線「勇武派」。消息人士對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說,賴雲龍很有可能就是被金錢誘惑。

全身黑衣、黃頭盔、防毒面罩、護目鏡、尖頭傘加登山杖,配上亢奮的嚎叫,這是所謂「勇武派」最具代表性的畫像,全副武裝的他們目的只有一個:暴力。儘管香港夏天天氣炎熱,但一些「勇武派」還會佩戴保護肘部、膝蓋和軀乾的護具,有些人怕被「下黑手」,還會用防刺材料包裹腹部。用透明塑膠袋纏繞手臂也是他們的慣例,因為一旦挨了辣椒水,手臂很容易火辣難忍。

全國政協委員、港專校長陳卓禧19日接受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專訪時表示,在所有捲入香港近期局勢的年輕人中,「勇武派」是最極端、最激進的一部分,他們是整個暴力行為中的最核心人物。

與以往不同,18日,反對派煽動的遊行最後並未演變成嚴重的暴力事件,對於這種變化,全國政協副主席、前香港特首梁振英在社交媒體上的點評一針見血:「『勇武派』變成『和理非』,不是良心發現,而是發現了勇武的代價和後果。道理我們可以重複講、不斷講,但不守法的,包括年輕人,就要拘捕、檢控、監禁,法律侍候。」

他們幾乎每次都竄在遊行隊伍最前邊,完全無視警方事先允許的遊行路線,一旦抵達其襲擊目的地就開始毀壞攝像頭、投擲雜物並恐嚇引起其懷疑的路人。據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觀察,在警察到來前,「勇武派」可以熟練地拆卸下人行道的柵欄,並將它們三個一組綁成三角形路障,還會將竹竿穿過多個垃圾桶擺在路中間作為路障,然後撐起雨傘或游泳浮板與警方對峙,並不斷挑釁,在己方力量佔優時,「勇武派」會更加囂張,他們會向警察投擲磚頭、鐵棍等物,甚至圍攻落單的警察。在多次警方「清場」後,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都能看到人行道上的磚頭已被掘出,準備用來向警方投擲。在暴動現場,成群的「勇武派」看上去黑壓壓一片,邪氣十足,給人一種明顯的壓抑感。

其實,早在2014年的非法「佔中」期間,所謂「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就已經與「勇武派」在路線與方法上產生重大分歧,「勇武派」當時痛斥「和理非」一事無成,遂發動一連串行動和衝擊,獨立於反對派的統一指揮之外。在此次的「反修例」導致的一系列示威活動中,「勇武派」與「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也一直齟齬不斷,18日反對派在維多利亞公園組織的示威中,大批激進人士湧出維園向位於中環的特區政府總部進發。在反對派的社交媒體群組中,不斷有人發消息呼籲「不要衝擊政府,儘早回家去。」

責任編輯:glory

「勇武」的價格:金錢、美色和美西方迷夢

「以生命自由獻身」的說法,往往在一次次的警方「清場」中被戳破,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注意到,儘管在警方動手前氣焰囂張,但「勇武派」往往在警方列隊推進時一擊即潰,丟盔棄甲,來不及逃跑的「勇武派」在被警方抓獲後,幾乎全都變得無比溫順。

消息人士告訴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一些有案底、前途無望的「勇武派」則選擇孤注一擲,妄圖「干一票大的」,寄希望能成為第二個黃之鋒、羅冠聰,被美西方相中。頭腦簡單的他們,對這條路深信不疑。

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注意到,「不割席」、「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等口號漸漸充斥每一次示威行動。這些口號的出現顯得欲蓋彌彰,正說明了反對派內部已經產生嚴重的分歧。

■涉機場毆打案的男子賴雲龍(右),昨日被押解東區裁判法院提堂。 香港記者 攝

當晚仍有大批激進示威者聚集在警察總署及政府總部門前持續喊口號挑釁並以激光照射辦公大樓。

下場往往是被警方驅離或拘捕,抑或被僱主開除,「勇武派」到底圖什麼?有善於煽動暴力的港媒為其找了一個看似冠冕堂皇的答案:「勇武前線以生命自由獻身革命,『和理非』以道德高地做社會運動。」事實真是如此嗎?

11日晚在尖沙咀的暴亂中,一名女示威者被硬物擊中面部,右眼眼球爆裂,有消息稱,受傷女子是反對派幕後金主黎智英的得力助手,擔任財務組工作,負責派錢給參與暴力衝擊的暴徒,有港媒曾拍到她派錢的照片。「說出來可能會覺得荒唐,很多『廢青』寄希望於參加暴動來吸引女孩。」一名出租車司機告訴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一些「金主」會收攏年輕漂亮的女孩,這些女孩則負責招攬和控制「熱血青年」,在荷爾蒙驅使下,「他們往往對女孩言聽計從」。

全副武裝只為訴諸暴力

廖頌賢被控暴動罪卻獲准保釋繼續執飛,全城嘩然(圖源:香港大公報)

一種說法是,「勇武」是被「港獨」勢力稱為「國師」的陳雲最早提出的,他曾公開宣稱「要用仇恨才可以快速動員教育程度低下及社會的邊緣人士加入政治行動。」眼下香港暴力行為中的急先鋒,似乎個個都符合他的要求。

諷刺的是,畢慧芬、賴雲龍之流的暴力成性到了反對派口中,有了一個聽上去很「燃」的名字:「勇武」,「勇武」在漢語中的原意是「勇猛威武」,《漢書·平帝紀》中就有「舉勇武有節,明兵法」的表述。然而,「勇武」這個詞在香港當下的社會環境中,卻完全違背了其原義,執着於訴諸暴力、借集會遊行大搞破壞的示威者將自己封為「勇武派」,到底什麼是「勇武派」?他們企圖得到什麼?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在兩個月來香港發生的多次遊行中對其做了近距離觀察。

今日关键词:刘强东章泽天同框